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唐人街
频道首页 >> 广府人 >> 广府人第43期 >> 郑家纯:创造更广阔的新世界
郑家纯:创造更广阔的新世界
2017-4-17  来源:广府人

[字体调整: ]

撰文/苏宝茵

  郑家纯,香港著名企业家郑裕彤先生之长子,现任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主席、执行董事,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香港明天更好基金顾问委员会主席。早在2001年,郑家纯获得了香港特区政府颁授金紫荆星章,2015年评为第二届世界广府人“十大杰出人物”。

  在正式采访前的20多分钟,身穿深色西服的郑家纯走进他的办公室,与众人一一问好。浓眉,专注时目光锐利,郑家纯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魄,正如以往出现在媒体的一贯形象:严谨,专注。聊到兴之所至,浓眉舒展、笑意盈盈。这位日理万机的商业巨擘,性格爽朗、待人亲和。

  那是2016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本会记者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广府春秋》纪录片摄制组一起,来到位于中环的新世界大厦对郑家纯先生进行采访。

  “我的家乡在顺德,我就是一位广府人。珠玑巷是广府文化的根源。这条‘根’,始终深深植于我们一代又一代广府人心中,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后有时间,我非常希望到珠玑巷看看,那是父亲多年前也曾踏足过的桑梓祖地,一直印象深刻……”郑家纯先生深情地说,“作为广府人,大力推动广府文化发展是义不容辞的,也是非常值得的。我希望广府文化能发扬光大,希望广府人联谊会能越办越好!”

  从父亲,谈到新世界发展,再到对祖国的深切关注……在随后的谈话中,大时代里一个家族拼搏奋斗、爱国爱乡的传奇故事,缓缓展开。


2016年,郑家纯与本会领导及《广府春秋》摄制组合影

  长子

  郑家纯出生于1946年。在此前一年,他的父亲郑裕彤博士刚从澳门来到香港周大福分行工作,迎来了事业上的又一契机。一个日后叱咤风云的商业王国,在这里起步。

  作为家中长子,郑家纯有着兄长特有的沉着稳重。虽然出身带来优渥的生活,但他从未忘记自己对于家族发展所要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那就是守业。

  时间的指针再往前拨。1940年,郑家纯的父亲,当时年仅15岁的郑裕彤只身从家乡顺德来到澳门谋生时,他的肩上就少了这份“贵重的负担”。因为他几乎一无所有。在战争年代,同样是家中长子,养家糊口,就是当时这个贫苦后生的全部生活。

  初到澳门的郑裕彤在当地一家小金铺打杂。这家当时还默默无闻的金铺,正是如今鼎鼎有名的周大福珠宝公司的前身——澳门周大福金铺。郑裕彤从扫地抹台干起,由于工作勤勉又聪明伶俐,不久便得到提拔。在随后的岁月,他最终凭着出众的人品和精明的商业头脑发家致富,成为鼎鼎有名的杰出企业家,为香港及内地的繁荣稳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6年9月29日,郑裕彤与世长辞,结束了他91年的传奇人生。在出殡仪式上,大批公众和政商界名人到场吊唁。本会创会会长黎子流亲自赴港出席葬礼,对他表示深切哀悼。

  一直视父亲为榜样的郑家纯,承接了父亲对商业的浓厚兴趣。1971年于加拿大硕士毕业后,郑家纯随即投身家族生意。1972年他出任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董事,1973年出任公司执行董事。2012年,年届86岁的郑裕彤宣布退休,长子郑家纯接任公司主席。新世界发展从此进入“郑家纯时代”。

  在传统华人社会,许多成功的企业都是凭着杰出掌舵人的远见卓识,引领企业发展。然而不管掌舵人如何具有非凡的雄才大略,总是要面对岁月带来的掌舵人更替,这是家族企业发展进程必然遇到的重大考验。

  在郑裕彤个人魅力下成长的新世界发展,在掌舵人交替的关键时期,如何保证企业的业绩稳定增长,进一步寻找发展空间,走向进一步辉煌,是郑家纯执掌帅印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根据多年企业管理经验,郑家纯认为,以规范化、流程化为核心的西方现代企业化科学管理模式,正好能为中国传统的管理智慧带来启迪。

  郑家纯从积极求变着眼,从现代科学管理模式入手,带领整个企业团队在管理团队、管理架构、工作流程,以至项目组合、产品质量、服务体验等各个范畴,作出了深入的检讨和策略调整。至于内部管理机制完善方面,备受注目的举措之一,是邀请家族之外的人才对企业进行独立监管,此举大大释除了公众对郑氏家族管理的顾虑。

  品牌提升,也是郑家纯革新的重中之重。The Artisanal Movement,这个抽象而又极富诗意与理想主义色彩的意念表达,是新世界发展近年对品牌个性的全新诠释。“The Artisanal Movement”包括5大元素Imagination(放纵想象)、Bespoke(贴心打造)、Craftsmanship(工匠手艺)、Heritage(倾心历史)、Contemporary(现代焦点),由此延伸出更详尽的阐释:“那是一趟超越设计和美学,开拓无限想象的旅程。原创手工艺融合着不断创新及追求卓越的精神,从细微处体贴顾客需要,以热诚引领梦想。”由此也可窥探到新世界发展的雄心:从纯粹构建建筑到建构当代建筑的美学标准。

  “我们将继续传承创新,做好新世界品牌,”谈及新一年的发展目标时,郑家纯表示,未来将致力提升香港及中国内地的地产业务,努力寻找发展机遇、架构改善及资源优化的空间,增强不同板块的协同效应,从而进一步释放本集团的品牌价值,为股东争取最佳利益。


郑家纯在新界首间国际品牌酒店香港沙田凯悦酒店开业仪式上

  新世界的世界

  1970年,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于1972年在香港上市,奠定其作为香港主要地产商的地位。如今,新世界发展的核心业务已扩展至包括物业发展与投资、基建与服务、百货、酒店和服务式住宅。据集团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集团资产总值计有3921亿港元。新世界发展积极参与多项中国内地业务,成为国外及港澳最大的直接投资者之一。截至2015年6月30日,集团在中国内地投资超过170亿美元,遍布四个直辖市及超过20个省份。

  如何管理一个横跨不同领域,足迹遍及多个地区的商业帝国?

  郑家纯的策略之一,是尊重人才、重用人才。他熟知韩非子所言,下君尽己之能,中君尽人之力,上君尽人之智。他认为,良好的管治者,不单只善聚众力,而且更善集众智,众志成城,为企业、为国家管理带来积极的推动力。

  在新世界发展,每一位员工都有一个值得自豪的身份——“the Artisan”(“工匠”),这是从“The Artisanal Movement”的品牌个性中延伸出来的概念。它意味着在企业的大家庭里,每位员工都是有着无限创造性的工匠,而不是流水线上工作的机器。

  新世界发展鼓励员工充分发挥创造性。每年举办的“新意图”计划,鼓励员工自发组成团队,为改善工作流程、提升效益、改进产品及服务提供意见。2016年,“新意图”计划共收到超过120份产品或服务改善意见书,包括逾400项改善效益的建议。这些创新的改善方案据说每年为集团贡献约2500万港元。与此同时,企业还通过不断完善管理系统、确立评优制度、做好相关培训、提高员工福利等措施,提升管理团队和员工的归属感和工作效率。这套精致的用人哲学受到了社会各界认可。

  2016年,新世界发展在由星岛新闻集团旗下《求职广场》杂志举办的“卓越雇主大奖2016”中脱颖而出,夺得“卓越雇主大奖”、“卓越毕业生提升大奖”及“卓越人才社交媒体应用大奖”三项殊荣,成为业界中的佼佼者。


新世界发展于2007年启动“新世界青年领袖工程”,促进中港两地青年人的交流和融合

  生意的秘诀

  “做生意什么最重要?”

  “诚信,说话算话。”几乎是脱口而出,郑家纯答得干脆利索,毫不犹豫。

  这个答案传承自他的父亲。1956年,他的父亲力排众议、迎难而上,在市场上首推“9999金”,打了漂亮的一仗。1984年香港政府为黄金制品立法,将周大福首创的999.9纯金规定为足金饰品成色含量标准。周大福首推的“9999金”成为了行业的标杆,其童叟无欺的良好商誉由此打响。

  父亲“货真价实、诚信经营”的营商理念,郑家纯铭记于心。尽管在时刻斗智斗勇的商业逐鹿中,老实有时反而会被占便宜。郑家纯也坦言,自己曾因守信誉而在一些项目上吃过亏。“但是没有关系,有更多的人知道你守诚信,才是做生意最宝贵的财富,这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积累起来的。”郑家纯说。

  与“诚信”一脉相承的还有一句“钱唔可以赚尽”,这是老一辈广府商人的营商智慧,强调的是赚钱要公平合理、做事要留有余地。

  从这六个字里,郑家纯悟出了豁达。看待生意场上的成败得失,他有着更为平和的心态。前些年,面对外界有人认为“新世界发展进入内地投资的时机过早”,郑家纯的态度是不回避争议。他在媒体采访中坦承,由于早期内地市场经济机制发展还不成熟等原因,新世界发展的投资的确走过弯路,“我们进来(内地) 太早了, 早了六七年,这一段是香港地产的黄金时间, 我们把资金都投到了内地, 浪费了许多机会,我们一共投入了三四百亿港元, 如果在香港就翻了几番,损失大约超过了l000亿港元。”

  钱固然少赚了很多,但郑家纯没有过于遗憾。除了盈与亏,他更关注的还是社会效益。诸如:区域环境改善、居民生活质量提高,还有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当然,赚钱是一个好项目的最直接标准,但每一个项目至少得经过四五年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发生的变化可能不同,如果这个过程很令人开心,就应该是一个成功的项目,可能没赚到钱,却赚到良好的声誉,这更为重要。 在内地投资,我希望有一个合理的回报,但我并不要求今天签订的项目明天就能赚钱拿回香港,我是希望在内地形成良好信誉获得收益后再投资,回报当地。”

  这种营商哲学融入到新世界发展的愿景中:以创新和可持续发展创建更美好社会。


2007年,新世界发展捐赠5000万元人民币兴建北京奥运国家游泳中心

  爱国爱港心

  矗立于湾仔的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是备受中外游客关注的地标。这座外观呈雄鹰展翅状的大型现代化建筑,于1985年由新世界发展投资19亿港元建成,是郑家纯最为满意的工程项目之一。在筹建初期,由于香港经济处于低潮,而会展项目在当地又是新尝试,因而不被看好,投标者寥寥无几。新世界发展凭借对香港及内地前景的坚定信心,大胆投身其中,最终取得惊人的成就。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的政权交接仪式,就在这座标志性建筑举行。谈及这段“威水史”,作为项目主要策划及执行者的郑家纯至今依然无比自豪。

  爱国爱港,郑家纯矢志不渝。这颗赤诚之心,传承自父辈“取之社会用之社会”的传统价值观,积极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这些年来,郑家纯带领新世界发展出钱出力,积极支持香港及内地的公益慈善事业,贡献良多。他情系桑梓,关注广府文化的传承与弘扬。2016年,在本会举办的壮大广府文化教育慈善专项基金筹款活动上,郑家纯捐款500万元。

  支持祖国内地发展建设,一直是郑家纯心中的情结所在。作为最早一批进入内地发展的外资企业,郑氏家族与内地现代化建设渊源深厚。进军内地的首个项目,是1984年在广州参与中国大酒店的建设。后来,新世界发展把紧密契合国家建设需要作为在内地投资的一项重要策略。
基础建设是新世界发展早期在内地投资的一大投资方向,当中的项目成果包括:广州北环高速公路,珠江电厂,武汉天河国际机场等。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新世界发展在内地参与了一系列旧城改造项目。从单纯经济效益而言,这样的投资绝非最佳的获利途径。然而,正是这类“麻烦不少、难度不低、获利不高”的旧城改造项目,却往往能为当地民生和社会发展带来极大益处。郑家纯这一系列着重社会长线效益的大手笔,被外界赞誉为“亲情化投资”。

  北京崇文区旧城改造项目计划始于上世纪90年代,是新世界发展最早期的旧城改造项目之一。这项深具社会意义的长线投资为郑家纯赢得了不少掌声,但同时也带来了沉重的压力:项目投入资金巨大,且难以在短期内实现盈利。2003年,被媒体问及“内地项目投资的成功率”时,郑家纯曾以崇文区项目的例子做过回应:“我在大陆,成功的项目至少占一半。我讲的成功项目,并不一定都是要赚到钱。比如项目本身不好赚钱,根据合同亏了钱,我完全没有怨言,我仍然当作是成功的。比如说崇文区的旧城改造,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赚到钱,本钱也远没拿回来,但我还要投几十个亿。为什么我说很成功?因为每次去崇文门看,新楼盖起来了,老百姓的居住条件改善了,我心里很高兴,这也是一种成功。”

  据不完全统计,新世界发展在崇文区项目至今已累计投入上百亿元,完成了超过200万平方米的开发,帮助了3万多户居民进行拆迁、回迁,把旧有的崇外大街从25米窄道拓宽成70米的宽道,完成了全长23公里的7种主管线的基础建设,促使崇文旧城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项耗资巨大的投入,直至2007年才逐渐收回成本。与此同时,新世界发展在天津、沈阳、济南等城市也相继开始了旧城改造项目,大大推动了当地的现代化进程。 此外,他们也是第一家在内地引进香港“居者有其屋”安居工程项目的香港地产商。在武汉,新世界发展与政府合作“居屋计划”,其主要项目“常青花园”至今已持续建设超过10年,让万多户中低收入家庭安居乐业。


郑家纯与儿子郑志刚在公司年度业绩公布会上

  接棒

  及早开始生意上的交接班,似乎是郑氏家族的经商传统。郑家纯于1979年出任新世界发展执行董事一职,时年33岁,是当时香港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执行董事之一。10年后,64岁的郑裕彤又将董事总经理的职务传给了43岁的郑家纯,在交班路上再进一大步。

  同样地,郑家纯的几位儿女也早已在家族事业的舞台上大展光芒。其中,出生于1980年的长子郑志刚,一直是家族第三代中备受外界看好的继承人选。他自2012年3月起出任集团执行董事兼联席总经理,并于2015年改任为执行副主席兼联席总经理,主管地产、百货、珠宝等业务。这也让郑裕彤家族,成为香港目前为止成功将事业传承到第三代的极少数大财团。子女的分工安排是否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布局?“我认为很重要一点是要看下一代的兴趣和才干,根据他们的兴趣和才干去决定继承人。我觉得我们很幸运,我比较喜欢商业,我们的下一代也是这样。另外,我们的业务也比较广,可以满足不同的兴趣。” 郑家纯说。

  在媒体的描述中,新世界发展的“少帅”郑志刚是深具艺术家气质的年轻CEO。与常年以西装革履示人的父亲不同,他在镜头前的形象常常展现文艺个性的一面。自小热爱文学和历史研究的郑志刚,考上哈佛大学后攻读的是自己感兴趣的东亚文学,并没有选择多数家族企业传承人选择的商科专业。他认为,“人文、历史及所有涉及人生观的东西,需要在年轻时系统学习,那是做事的基础。而资本运作与企业管理等知识则可以在实践中学习。”按照这个想法,学校生涯结束后的3年里,郑志刚并未回归做家族生意。他先后加入高盛投资公司和瑞士银行,从投资相关的工作做起。

  然而,年轻的郑志刚当年并不知道,在这段时期前后,新世界发展其实正处于低谷。“父亲没有给我建议,他没有说希望我先回来,可能那时候自己太年轻。我非常感谢长辈们给我许多自由,去思考和探索。”郑志刚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回忆。

  “我希望他努力,好好干。”谈及对儿子郑志刚的期望,郑家纯答得不多。也正如大多数中国家庭的父亲,他们对于情感的表达总是含蓄而深沉。只是,当记者偶然提起K11购物艺术中心——一个于2009年由郑志刚创办的全球首个将艺术、人文、自然三大核心元素融合的原创性品牌项目,郑家纯的嘴角才扬起了得意的微笑。

  带着璀璨的荣光迈进第47个年头,从前人奋斗到后辈耕耘,沿途艰辛,新世界发展庞大的商业航母每天仍在不断前行,在惊涛骇浪中驶向更广阔的新的世界。漫漫征途上, “守信用,重诺言,做事勤恳,处事谨慎,饮水思源,不应见利忘义”——由郑裕彤先生留下的24字处世格言,始终铭记在郑家纯和家族的每位成员心中,为新世界发展保驾护航。


【已是首页】
相关阅读
  • 世界客属第29届恳亲大会在香港举行
  • 香港梅州联会举行“世客齐心 扬帆同行”世界客属第29届恳亲大会新闻发布会
  • 歌舞升平庆回归,共建和谐香港
  • 番禺“青蓝计划”赴港推介
  • 香港工联会考察团到惠东县访问
  • 鹤山沙坪一小师生赴香港东华三院鹤山学校游学交流
  • 香港五邑工商总会到访
  • 香港“五邑两联会”到访我市
  • 广府人
    本期杂志
    广府人第43期 广府人第43期
    CN44-(Q)1146
    2017年2月 第0期
    总期数:43
    文章数:4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