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唐人街
频道首页 >> 中国侨都 >> 中国侨都第42期 >> 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成立的原因考
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成立的原因考
2016-9-12  来源:中国侨都

[字体调整: ]

张一知(江门市博物馆,江门,529000)

  摘要: 1937年8月成立的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是抗战时期美洲地区规模最大的华侨抗日救国组织,它的成立并非一件偶然的事情,而是与战前华侨社会中侨团的成立、华侨爱国爱乡的传统、战前革命运动中民族意识的觉醒、积极的侨务政策、爱国侨领的倡导等多种原因有关。
  关键词:抗战   爱国  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   原因
  正文:
  据统计,抗战期间,全美洲华侨共捐献6900万美元,其中美国华侨捐献达5600万美元以上,美国华侨能够掀起抗日救国的大潮,华侨社团发挥了重要作用。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始,为适应抗日救国的需要,抗日救国团体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并相互结合,他们从小联合到大团结的发展历程,有力地将十余万华侨凝聚在一起,在海外组成了一支抗日救国大军,成为祖国抗战的坚实后盾。
  在组织发动广大侨胞发扬爱国爱乡光荣传统,以人力、物力、财力等支援祖国的抗日救国运动中,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所表现的立场之坚定、旗帜之鲜明、成绩之卓效,在整个北美地区华侨救国团体中最为突出,仅至1941年,该会救亡的捐款已达1500万美元之多[1]。本文从美国侨团的成立经过,旅美华侨自身爱国爱乡的传统思想,旅美华侨较强的经济力量,美国侨团支援中国民主革命以及国民政府侨务政策的积极作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爱国侨领的正义呼声和爱国行动等多方面的因素,对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成立的原因作初步的探讨。

  一、美国侨团的成立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产生打下了良好的组织基础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社会的动荡不安使得民众生活日益困顿,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先后发现金矿,以及随后的北美洲太平洋铁路修建等一系列的国家基础建设,在废除了奴隶制后,急需大量劳动力,因此,很多人不惜举债甚至卖身,漂洋过海,赴“金山”淘金。美州成为全世界劳动者及冒险家为之向往的“新大陆”。
  华侨在海外,举目无亲、举步维艰,他们或遭遇天灾人祸、疾病缠身,得不到亲朋的依靠,或受到排华限制,甚至惨遭迫害,这种境遇十分凄惨。清朝末年,中国驻美公使伍廷芳曾给旧金山的冈州会馆题过一对贺联“三百余年,白沙教泽,远被鲸洋,我公使节东来,如历劫以还,犹是海滨邹鲁;二十世纪,黄帝子孙,同作燕厦,此际列强环伺,舍合群而外,讵争种族文明。[2]”伍廷芳祖籍江门新会,是当时清政府派出的驻美公使。早期去美国的华工,绝大部分来自江门五邑。“白沙”指明代江门新会籍的理学家、教育家、思想家——陈白沙先生。上联讲陈白沙开创的“江门学派”在岭南地区影响深远,敢拼敢闯的江门五邑籍旅美华侨虽历经劫难,仍生生不息。下联讲在列强环伺的二十世纪中,华侨远渡重洋到海外谋生,他们如果不能团结合群,还能为种族争取平等吗?联中谈到海外华侨成立侨团的重要性。
  非团结不足以图生存,非互助不足以言发展,以地缘、血缘、业缘成立的三大类组织,是华侨社会中最基本的传统组织。美国最早的华侨会馆是1849年在美国三藩市成立的冈州会馆。随后,三邑、阳和、人和、宁阳、合和会馆相继成立,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美国早期华侨社会的6大会馆。而这些海外侨团的诞生不但为初来异地谋生的同乡提供及时的帮助,更可以让孤苦无依的单身汉寻找生活的慰寂,守望相助,还可以团结力量抵抗排华的压迫和举办一系列的公益活动支援祖国的发展。在抗战前夕,美国华侨各类团体无论其组织水平还是活跃程度,都已达到一个较高的发展阶段,因此,在抗日战争的新形势下,在广大华侨华人的努力下,华侨团体很容易在原有组织的基础上迅速结成新的抗日救国团体,以统筹统办抗日救国的繁重工作。1932年3月由中国致公党驻三藩市地方总部联合28个华侨社团组成的“华侨抗日救国后援会”是当时三藩市的两大抗日救国会之一。“七七”事变后,台山籍侨领黄仁俊、致公党驻三藩市总部主席司徒俊葱等提议成立“旅美华侨抗日统一义捐救国总会”。1937年8月21日,美国中华会馆召开全侨大会,来自冈州会馆、合和会馆、宁阳会馆、阳和会馆、三邑会馆、人和会馆、肇庆会馆、致公党、合胜总堂、协胜总堂、中华总商会、余风采堂、溯源堂、中华总会馆等91个华侨团体和华侨学校的代表参加大会,大会通过成立“旅美华侨抗日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决定,大会选出邝炳舜为主席,何少汉、李云煦为副主席。其直接统属的分会计有47个,遍及美国、墨西哥、中南美洲300余处大小市镇,是一个跨国别、区域性的组织网络,成为全美洲最大规模的抗日救国团体。华侨团体是海外华侨社会的筋骨,美国侨团的成立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组织基础。

  二、旅美华侨爱国爱乡的传统和民族意识的觉醒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广大华侨素有爱国爱乡的朴素观念,这是由华侨社会形成的历史特点和阶级基础造成的。抗战期间美国华侨社会第一代移民数量也极其可观。在抗日战争前夕,美国以外出生的华侨明显多于本土出生的华裔,直到30年代末,土生华人人数才超过国外出生华侨的人数(详见表1)由此可见,战前海外绝大多数华侨,是从中国过去的第一代移民群体,他们出洋的目的不只是为了个人的生存发展,更是为了反哺家乡的亲人,他们身在海外,心系家国,把自己视为短期的旅居者,他们都有着爱国爱乡的光荣传统,这从早期江门侨乡流传的华工歌谣中便可略知一二,“目下难糊口,造化睇未透。唔信这样到白头,只因眼前命不偶。运气凑,世界还在后。转过几年富且厚,恁时置业起洋楼。”  这首歌谣一语道出了早年华侨出洋为实现家庭和家乡富裕的梦想。华侨的精神世界,基本上还依然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世界。他们通过各种方言、社团组织和文化宗教活动,一直维系着对中华民族及其文化的深深眷念和思想认同。另一方面,帝国主义对华侨的欺凌和压榨也使得他们的民族意识更强烈了,他们都迫切希望
  自己的祖国足够强大从而摆脱任人鱼肉的命运。因此,怎样使祖国繁荣富强,便成了广大华侨的奋斗目标,这大量的第一代移民影响着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及更多的华侨和华人,这种朴素的爱国爱乡观念,是美国华侨救国团体产生的前提。

表1 :   美国“土生华人”人口统计[3]
年代
当地出生
国外出生
1920
18,532
43,107
1930
30,868
44,086
1940
40,262
37,242

  爱国爱乡的传统思想随着海外华侨学校的蓬勃发展与华文报刊的广泛传播更深入到第二代、第三代移民中,对海外华裔形成民族主义思想与抗日救国意识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海外华侨学校不仅传播了优秀的中华文化,增强了华侨的民族认同感,而且由于受教育的人数多,华侨的识字人口也大幅度的增加,从而为华侨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创造了重要的条件,许多人能通过阅读报纸书刊了解祖国救亡动态和世界形势,接受抗日救国思想的陶冶,并自觉的成为抗日救亡运动的支持者和宣传者。如旅美抗日统一义捐救国总会里就有中华中学校、阳和学校、建国小学等多所华侨学校的踊跃参与。
  海外华侨创办的报刊不仅第一时间带来祖国最新鲜的情报,他们除了歌颂中国军队的英勇顽强、揭露侵略者的残忍暴虐外,还呼吁当地华侨努力捐输、抵制日货等,有效传播了抗日救国思想。如九一八事变后,美国华侨出版的《中国杂志》详细报道了马占山部队英勇抗击日军的事迹,该报当天的发行量从平时的4000份增加到6000份,到周末猛增到10000份,使东北义勇军抗日的事迹在华侨及国际友人中传播开来。又如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主席邝炳舜曾在《航空救国特刊》上撰文,愤怒声讨:“日寇肆意轰炸我非战区,惨受荼毒,为祸之烈,诚属空前浩劫。然我人们牺牲报国,毫无怨恨,惟求抗战胜利,而不计目前之祸害也。[4]”正是这些海外的华文报纸在抗日期间积极倡导海外华人对祖国捐款,为抗战提供了海外的舆论宣传,为国内抗战的艰苦卓绝进行了报道,让世界了解了日本在亚洲的法西斯行径。海外华侨无时不在怀念自己的家眷,思念自己的故乡,当有关亡国亡家亡根的威胁消息不断传来,华侨这种爱国热情便更加高涨和发挥出来,激发了华侨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因此,旅美侨胞的反日意识逐渐高涨起来,其爱国爱乡的传统和民族意识的觉醒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

  三、美国华侨较强的经济力量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


图1:1942年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筹募广东难侨及侨眷救济宣言(江门市博物馆馆藏)
 
  “自太平洋战争爆发,敌骑四处蹂躏,我香港、缅甸、按南、马来群岛各地侨胞,不能不舍其多年惨淡经营之事业,扶老携幼,相谐回国。”(详见图1)欧战爆发后,世界局势紧张,日本大举南进,南洋战云密布。大批南洋华侨回国抗战,华侨捐款曾一度中断。相比于战乱中的南洋,远离战火的美洲大陆有更多的自由及和平的环境,经济也相对充裕。华侨初至美国,虽以佣工开矿为业,但由于克勤克俭,积累资金,大多转业经商,或开办工厂农场等,因此在抗战期间,皆颇有成就,侨胞丰衣足食,均有利于动员物力,支持抗战。据统计,抗战时期旅美一般侨众平均每月所得已达120美元。如按每人每月汇款30美元赡养费计,则全美华侨10万余人每月可汇300余万美元,每年合计为3714.2万元[5]。美国华侨的人数仅占世界各地华侨人数的2%,但是,他们每年汇回国内的侨汇大致都占中国侨汇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有些年份甚至接近一半(详见表2)。在30年代,美国经济萧条期间,其侨汇仍占总额的1/3——2/3[6],旅美华侨侨汇资金潜力巨大,救国团体有更多的方便条件开展形式多样的抗日活动,如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自成立之初就举行了多次募捐活动,并且采用汇款最快捷有效的方法——电汇法,电汇法在抗日战争时期成为海外侨胞寄款的唯一方法,如该会在1937年9月1日通过广东银行电汇15万元,期间又由美国国家银行电汇南京中国银行,交政府财政部50万元,9月21日,总会再电汇财政部捐款35万元,在旅美侨胞踊跃支援下,20天便成功募集100万元汇回祖国。美国华侨较强的经济力量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

表2 :华侨侨汇总数与美国华侨侨汇对比表[7]

年度
美国侨汇(千美元)
美国侨汇折算国币(国币千元)
侨汇总数(国币千元)
美国侨汇占总侨汇的百分比
1930
 
121400
316300
38.4
1931
42400
189000
420200
45.0
1932
33800
154200
323500
47.4
1933
27000
104000
305700
34.0
1934
27200
80200
232800
34.5
1935
24000
66000
316000
21.9
1936
29400
98000
320000
30.6

  四、旅美华侨在近现代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的伟大贡献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革命基础
  华侨有着光荣的爱国传统,在中国近现代历次反封建专制的民主革命运动中,旅美侨胞更是义无反顾,无论在人力和物力上都给予了极大的贡献。孙中山发动和领导的辛亥革命自始至终都得到华侨的鼎力支持,其中旅美侨团的帮助可算劳苦功高,孙中山先生不仅在美国檀香山组织成立了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团体——兴中会,而且在美国洪门致公堂的鼎立相助下顺利开展革命事业,不但“讨逆之檄告朝传,助义之饷粮夕集”,还随时组队回国参加历次的起义。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里就有部分会员是早年曾参与辛亥革命的致公堂会员,如陈泽三,朱仲辑、邓仙石、黄景华、岑兆祥等等。辛亥革命犹如投进湖泊中的一块巨石,激起层层波澜,打动了长期忍辱寂默的侨心,唤醒了华侨的民族觉悟,使爱国观念深入侨心,此后,他们更加关注祖国的命运,援助祖国的行动未曾稍懈,反对袁世凯窃国称帝,护法之役等等爆发的每一次反帝反封建斗争都得到美国华侨的响应与支持,美国华侨社团在以辛亥革命为中心的近现代中国民主革命运动中所表现出的爱国热诚和无私奉献,为以后美国华侨社团支援中国革命,特别是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革命基础。

  五、国民政府侨务政策的积极作用与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提出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基础
  1、国民政府侨务政策的积极作用
  海外的侨团与国内的联系是多层次和多方位的,抗战爆发后,情况更是如此。九一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就向美国寻求道义上和物质上的帮助,推行国民外交政策,换而言之,积极争取美国华侨团体的援助,通过这些民间组织发动大型募捐活动与一系列抗战宣传,从而扩展侨团与美国民众及组织的联系,有助于赢得美国人民对中国抗战的同情并为抗战提供一些了有效的协助,因此,在抗战时期,国民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视华侨问题,1932年,国民政府改组、充实了侨务委员会,该机构在国民政府制定、实施海外侨民政策上,进行卓有成效的工作,在广州、江门等地设立直属机构如侨务局,华侨爱国义捐总收款处、救济失业华侨委员会等,密切了海外侨胞与祖国的政治经济联系。除了建立侨务机构外,还针对海外侨团颁布了一系列动员侨胞抗战、整合救国团体、统一领导机关的政策。如1935年的《改进海外党务案》中要求“健全各地侨民之组织”,“发动海外各地组织国际联谊团”,以推动国民外交,捐资输财,共赴国难[8]。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曾执行《非常时期海外各地救国团体暂时办法》,中央海外部颁布《指导海外侨民组织团体办法》等有关掌握控制与管理华侨团体的相关政策[9],这时期国民政府的部分侨务政策顺应了华侨高涨的爱国热情,调动了华侨支援祖国抗战的积极性。根据这些办法,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为何在抗战时期,美国华侨救国团体纷纷整合的情况,这也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基础。
  2、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积极推动包括海外侨胞在内的、不分党派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并通过种种途径向海外侨胞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动员海外侨胞投身祖国抗战,在侨胞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中国共产党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行国共合作联合抗日的主张,是中国共产党站在整个中华民族的高度和立场上,举起的带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感召力的一面大旗,它与广大华侨强烈的爱国民族意识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得到了大洋彼岸美洲华侨的共鸣。
  1935年8月,中共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号召全国人民各阶层各党派及“一切关心祖国的侨胞们”团结起来,积极支援祖国的抗日事业。西安事变后,美国侨社的政治番离已经撤除,侨界的团结与合作也随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如在华侨人口高度集中的美国旧金山,政治分野较为明显,同时并存着“华侨拒日救国后援总会”和“中华民国国民抗日救国总会”两大机构。这两大机构各自进行抗日活动,后经中国驻美国旧金山领事黄朝琴出面协调,双方在抗日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支配下,同意由总领事拟章程组织一个统一的团体——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该组织既有国民党右派参加,也容纳了美国共产党华人部、万国工人保险互助会三藩市分会等左派团体的代表。上述情形充分表明,当祖国正遭受历史上空前灾难的时候,在抗日救国问题上,他们均能以民族利益为重,不论是广东人还是福建人,不论属那一帮哪一派,为了团结抗日,他们都逐渐靠拢,呈现出和谐一致、携手合作的景象。 旅美华侨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坚定支持者,这也成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成立的一个主要原因。

  六、爱国侨领的正义呼声和爱国行动,对促进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成立起了积极的作用
  爱国侨领在海外侨社中具有普遍的号召力,他们把爱国爱乡的光荣传统进一步的强化和升华,在抗日救国运动中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他们是抗日救国运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先锋带头人,影响和带动了整个美国华侨社会。抗战时期,美国爱国侨领纷纷出面组织救国团体,坚持不懈地发起义捐运动、募集美元支援祖国,如祖籍台山的美国秉公堂主席黄君迪,毕生为公,从不考虑个人得失。抗战期间,他不顾年迈体弱,奔驰美洲各地宣传抗日,募集筹款支持抗战[10],成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常务委员。又如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主席邝炳舜先生,1896年生于台山,1924年任中华总商会常务委员长,曾任三藩市商会会长。1931年9月21日,邝炳舜等在三藩市中华会馆召开紧急会议,发出3份电报,一边呼吁国际联盟主持公道,制止侵略,一边呼吁平息内斗,抵御日寇侵略。1932年1月28日,淞沪抗战爆发,邝炳舜发动华侨朋友共同捐款,筹集汇给十九路军大洋6.3万余元,银1200余两。1934年4月,当蔡廷锴出访美洲,抵达旧金山时,邝炳舜率当地华侨百余人,登船迎接,表达华侨的爱国之心。1936年,三藩市华侨成立“三藩市华侨抗日救国总会”,邝炳舜当选主席。邝炳舜曾说:“我海外侨胞,既未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则对情同纳税之义捐,尤应竭力输将,以尽国民之职责[11]”。他不但带动和影响广大侨胞开展爱国义捐,本人还带头多次捐献巨款。1938年台儿庄大捷,美国侨胞为之兴奋,他当即捐献10万美元,慰劳前线抗战将士,是全美个人捐资最多者之一。他发动侨胞捐资15万美元,在友人胡声求、周树容倡议及美国有关部门拨款支持下,在旧金山开办中国飞机制造厂,任总经理,生存飞机零件送回祖国,有力地援助了祖国抗战。邝炳舜于1941年夏回国慰劳返回美国后进行的自发的抗日援华宣传活动,最为典型,让人感动。他不辞劳苦,走遍美国26个州的广大城乡,行程11260余公里,向各地侨胞和友人宣传祖国抗战情况,聆听其演说的侨胞达215万人,接近美国侨胞总数的三分之一,由于邝炳舜的积极倡导和带头捐献,义捐救国总会成为抗战时期美国最活跃、募捐最多的华侨抗日团体之一。在抗日救国运动中起带头作用的侨领还有许多许多,如名冠美洲的开平籍侨领司徒美堂、美洲致公堂的阮本万、吕超然等等,他们都是爱国的杰出代表,是侨界的典范。

  五、结语
  在美国,大致上凡有50个侨胞聚居之城镇,即有抗日救国组织之存在。在抗战期间,美国华侨前后一共成立了95个抗日救国组织,其中尤以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规模最大,它在团结侨胞抗日上起着核心的作用,而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产生并非一件偶然的、孤立的历史现象。它的产生是与战前美国华侨社会的人口结构、社会结构以及众多侨团的成立所打下的组织基础有着密切的关联,他们当中蕴藏着深厚的爱国爱乡的传统和极大的民族救国热情,随着华文教育的普及与华文报刊的思想灌输而打下的思想基础,美国华侨较强的经济力量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产生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华侨将积攒的金钱源源不断寄回祖国资助抗战,在以辛亥革命为中心的近现代中国民主革命运动中所表现出的爱国热诚和无私奉献为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的产生打下了的革命基础,在国民政府积极的侨务政策和中共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打下的政治基础的带动下,激发了美国华侨民族意识的全面觉醒和反日意识日益增强,这些诸多因素的合力,使美国华侨在抗日战争的新形势下,在侨领的热心倡导和广大华侨华人的努力下,数十个美国华侨团体在原有的基础上迅速结成新的抗日救国团体——旅美华侨统一义捐救国总会,并发起了一系列的抗日救国运动,释放出巨大的爱国能量。

  参考文献:
  [1] 陪都各界欢迎胡文虎、邝炳舜.[N].《新华日报》.1941年2月21日.
  [2] 全美最古老之华人社团.[N].香港《华侨日报》.1989年9月15日.
  [3] Loren W.Fessler,Chinese In America: Stereotyped Past,Changing Present. [M]P191
  [4]  张运华.五邑华侨的抗战宣传活动.[J].《五邑大学学报》.2009年2月.
  [5] 黄小坚、赵红英、丛月芬.《海外侨胞与抗日战争》.[M].北京出版社,P23O.
  [6] 麦礼谦.《从华侨到华人》.[M] 三联书店出版,1992年.P237.
  [7] 冯肇伯. 南洋侨汇与美洲侨汇.[J],《社会经济研究》第二期,1951年.
  [8] 毛起雄、林晓东.《中国侨务政策概述》.[M].中国华侨出版社,1993年.P60-62.
  [9] 任贵祥.《华夏向心力——华侨对祖国抗战的志援》.[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1993年.P149.P38.
  [10] 伍荣锡.《台山县华侨志》.台山侨务办公室编.1992年. P269.
  [11] 美国《新中国报》.[N].1938年12月16日.

  作者资料:
  张一知   江门五邑华侨华人博物馆(江门市博物馆)  广东  江门  529000
  作者简介:张一知,女,1985年生,广东江门人,学士学位,现任江门市博物馆助理馆员,主要从事宣传教育工作。
  通讯地址:广东省江门市院士路五邑华侨广场内江门五邑华侨华人博物馆
  联系电话:0750—3238055   13631838136
  邮箱:68378157@qq.com

http://www.tangrentown.com


【上一篇】新会蕉龙
相关阅读
  • 侨乡史上第一次:为抗日英烈树碑礼赞
  • 百幅画像致敬抗战老兵
  • 华侨飞鹰抗战全纪录(纪录片)
  • 《爱国侨领司徒美堂》书籍在广东开平首发
  • 交通银行梅州分行党委组织员工慰问抗战老兵活动
  • 珠海市斗门区侨联等举办“容兆珍抗战遗物捐赠仪式”
  • 司徒荻林先生一家三代爱国浓情
  • 林岳喜:我所亲身经历的南洋抗战
  • 中国侨都
    本期杂志
    中国侨都第42期 中国侨都第42期
    CN44-(Q)1124
    2016年7月 第4期
    总期数:42
    文章数:5
    本期热点
    更多期数
    网站介绍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 意见反馈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唐人街网 tangrent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48158号-4jack luo
    指导单位: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广东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广东省归国华侨联合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期刊协会侨刊乡讯专业委员会 广东岭南文博研究院
    协办单位:广东省广府人珠玑巷后裔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潮人海外联谊会 广东省客属海外联谊会